header photo

导读286

刘亚伟长诗:百年辛亥,漫长的黎明

October 9, 2017

这首长诗,写于2011年辛亥革命100周年纪念日,里面蕴含着我复杂凝重的感受。
 

 

一百年前的今天

江汉之滨

几个士兵的枪声

撕破一个古老大国

暗流涌动的黑夜

宣告东亚睡狮苏醒

以民族救亡相召唤

以自由民权为旗帜

以民主宪政为途径

一个用“花”为自己命名的族群

自此开始了一场全新的百年抗争

一百年啊

几代人的血

浇灌着自由民主之花

枯枯荣荣

 

花——华,中华民族

一个爱花的族群

发明了活字印刷

像是对自由之花的承诺

发明了火药

从而让花朵开满了天空

发明了纸

花由此变成纸上的诗句

发明了指南针

使中华精神成了到处播撒的花种

以华丽为荣的族群

印花的瓷器竟成了她的国名

 

百年辛亥

几经风雨  几入黑暗

一百年后回到起点

神州大陆仍处于黎明

专制的幽灵

打着人民的名义借尸还魂

独裁的暴君

把“民族”变成高墙

把“共和”变成绳索

圈禁了自由的心灵

曾经写满了美丽诗句的纸张

被新的活字印刷术

快捷地印满了

谎言、欺骗和颂圣

指南针从民间消失,摇身一变

成了官方一道道禁令

绝不  绝不  绝不

这不准  那不行

而火药则成了统治者的专利

本来是开遍天空的自由心情

却变成装点祥和稳定的卫星

 

百年辛亥  漫长的黎明

今天,在这个日子

我们点亮那些

凝聚着人类智慧的烛火

破除“从来如此”的历史迷障

走出偏见  自我启蒙

大声喊出那些一直被遮蔽的常识

直率  坦然  明确  坚定

——自由  作为最高价值

是天赋人权  就在每个人手中

不需什么人来归还或赐予

——民主  不是让什么人为民做主

而是由每个公民的自由意愿组成

——人民  不是高高在上的虚幻神族

应还原为一个个具体鲜活的生命

——共和  不是全民禁言噤声的强制稳定

而是法律框架下有序的冲突和公平的竞争

——国家  不仅对外代表着民族利益

首先应是每个公民权利的保证

——而政府  不过是一件无法避免的祸害

必须关进宪政的铁笼

只允许其有限地行动

——爱国  根源于人类热爱生命的本性

当国家不能为公民提供安全保障

不能使她的国民免于饥饿、恐惧和暴政

“哪里有自由那里就是我的祖国”

就必然是发自内心的呼声

 

中华民族  一个爱花的族群

13亿朵花  就是13亿双望眼

睁大  13亿朵花

就是13亿只渴喉  敞开

13亿朵花  就是13亿双臂膀

举起  13亿朵花

就是13亿颗头颅  高昂

13亿朵花聚集起来

那就是花之海啊

可以芳香四溢

也可以是怒涛汹涌

 

我告诉路上遇见的每一个人

告诉听见我喊声的每一个人

辛亥纪念日

我有一个梦想

让玩乐成为每个孩子

不可剥夺的神圣权利

不再背着沉重的书包

手拉手  走上

即将跳下去的楼层

我梦想  让家庭回归

原有的功能

不再为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愁云密布

使人类最基本的情感

在这里得以传承

我梦想  老人摔倒有人出手相扶

到处可闻老老幼幼之风

我梦想  老百姓过上无忧无虑的小日子

不再被政治和政府无端地骚扰欺凌

 

我梦想  当人们遇到不公

能自由地上街表达不平

我梦想  无论什么人

都不再装扮成圣人圣徒

喋喋不休地教育我

什么行  什么不行

既然人人生而平等

谁也不能以利害相要挟

强逼我一切都得顺从

 

我梦想  将来走在街上

遇到警察盘问

不再因一言不合就被带到警局

一夜不知细节的关押之后

一个善良开朗的小伙

陡然变成手刃数人的狂凶

我梦想  人坐家中

不再有强拆队上门

逼得家人身泼汽油

以死相争

 

我梦想  诗句

不再用来阻挡坦克(1)

警察改行都去种花(2)

那个叫李启铭的青年

不再用父亲的名字当屏障

躲在后面  逃避对责任的担承

那个叫李天一的少年

能多点尊重和宽容

父亲的声威  不再成为打人的帮凶

我梦想着  慈善与虚假彻底绝交

让爱阳光般普照众生

郭美美们回归自然清纯

不再以与权钱相傍炫耀为荣

 

同胞们  放开喉咙

喊出郁积已久的心声吧

真相  不再用审批的方式公布

常识  不再以特例的方式执行

爱国  不再用强化仇恨的方式动员

让这种高贵的感情自然地

流淌出每个人心中

内政  不再用作专制独裁的借口

捍卫主权  能与尊重人权并重

 

今天  我们为法律加冕

今天  把国家的产权重新界定

拥戴法律即位国王

宣告国家的业主本来就是民众

我梦想啊  将来有一天

政客们都不得不来讨好百姓

执政或在野  上台或下台

不再通过暴力更迭

一人一票  平和地进行

 

请先别笑这是痴梦

亲爱的朋友  不管你信还是不信

我反正坚信  一切皆有可能

请看今日之台湾

那里也是我们的国土

那里的人和我们同根同种

谁说宪政民主不合国情民情

当然  这要一个前提

对普世价值文明准则的承诺与遵奉

世间的生灵是一个共同体

任一个体受到损害

我们感同身受  休戚与共

 

用思想扫除自身的黑暗

用行动表达内心的愿景

人是靠不住的  不管是什么人

包括我们自己

法律和制度才是可靠的保证

让变革始于改变自己

不再期望什么圣主  什么英雄

此刻  你就是公民

中国的未来握在每个人手中

 

昨晚  我真的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  这个用花命名的族群

实现了最初的心愿

代代承续着那份美丽的职业

成为地球上的一群花农

                     2011年10月3日星期一于北京

 

注:

1、 “我的诗不能阻挡一辆坦克。我的诗要阻挡所有坦克”,是当代诗人韦锦《蜥蜴场的春天》一诗中的句子。

2、“警察都在种花”是当代诗人王黎明《烟囱的故事》一诗中的句子。

    

 

刘亚伟,笔名亚子,1953年生于山东曲阜,北师大研究生学历。自由作家,独立学者。致力于推动中国政治制度现代性转型。近期有微讲座《自我启蒙与救赎》系列。

五柳村2017年10月10日(星期二) 凌晨1:11收到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