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photo

导读286

刘亚伟:收复人性回归常识不是一个道德期待

October 11, 2017
2017-10-11 刘亚伟 刘亚伟说

刘亚伟,笔名亚子,1953年生于山东曲阜。北师大研究生学历,自由作家,独立学者。致力于推动中国政治制度现代性转型。近期有《自我启蒙与救赎》系列讲座。

 


 

1、现在谈人性的收复,如果只是理解为是一个道德期望,那不是我的本意。我更多关注的是对个人权利的承认、尊重和保障。这一点更好像是对传统道德的否认,因为在传统道德中是没有个人权利存身之地的。

 

收复人性、回归常识,指的是回归一个正常的社会,一个常识性的社会;是对人性的丰富、幽暗、捉摸不定特点的正视;期待的是权利意识、契约意识、共同体意识的觉醒;是对规则的遵奉,对信用的守护,对他人感受的顾及。

 

2、有朋友问:现今中国社会的底层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小矛盾引起的激烈冲突越来越多,其缘故为何?

 

我的回复是:价值观混乱,权界不清,法治不彰,公权力无孔不入,投机行为成了常态,故而社会乱象丛生。只有当个人价值得到确立,中国社会才会进入一个正常的道德秩序;只有个人利益得到社会承认和法律保护,整个社会才能找到一个立足点,重新出发。

 

3、无论是领袖还是平民,是富翁还是乞丐,是精神巨人还是一介懦夫,都是肉体凡胎,身上都带着人性的弱点。

 

4、人性是先验的,不可改变的,与人性为敌,无疑是自取羞辱。人性中的趋利避害,对自由的向往,是推动人类文明向前演进的最终的不竭动力。

 

5、主张自己的权利,意味着让自己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人,意味着脱离某种庇护,独自面对和承担作为一个人的全部责任。在当下这个社会,意味着一种自我放逐。

 

而这对于一个长期生活在一个专制社会,习惯了被组织安排,被命令,被教育,失去了独立思考、意志自由和自我生存能力的人,是可怕的,就像一个习惯了监狱生活的老犯人,一旦被重新抛入社会,他会无所适从,恐慌焦虑不安。

 

不仅如此,他可能还会产生一种羞耻感。因为,传统道德的主要功能是约束个人行为,以维系传统社会秩序的,当你试图走出这种传统, 那些选择服从和听命于专制权力的,还在社会上占多数的人们,会把他视为害群之马,妨碍了他们继续做梦和睡眠;或者是把他看作不懂人情世事的傻瓜、头脑简单的莽汉。

 

这时就会有许多不名誉不道德的帽子标签等看他,自私自利、不顾大局、爱走极端、愤青、充能、抹黑国家,破坏团结,唯恐天下不乱的社会不安定因素,甚至是汉奸、带路党,卖国贼。就这些吓人的大帽子,也足以使许多人刚刚迈出或抬起的脚收回去。

 

6、言必称我们的时代过去了,逃避不了的时代来到了。每个人都是独立的,应该对自己负责。

 

需要你站出来说话,别拉上别人,你混蛋你狗熊你下贱你无知无思无德,抑或你光荣你耀眼你明白你赞成什么反对什么,别扯上别人,你就是你,别说什么我们

 

自称“我”的,是一个独立正常的人;而在该用的地方自称我们,多是缩头乌龟。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怀着温情,追求正义。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