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photo

导读286

刘亚伟:没有确立的个人权利,公共意識就无从谈起

October 6, 2017


刘亚伟

笔名亚子,1953年生于山东曲阜,北师大研究生学历。自由作家,独立学者。致力于推动中国政治制度现代性转型。近期有微讲座《自我启蒙与救赎》系列。


1

有朋友说,看了您写文章呼吁个人权利,很赞同。但人总是要生活在一个社会里,必须要有公共意识公共道德,怎么理解个人权利和公共意识公共道德的关系呢?
 

在这位朋友想法里,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总是矛盾的,冲突的。事实是这样吗?
 

与这位朋友一样,很长时间里,我也一直这样认为。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牢固树立集体主义观念,追逐个人利益不仅是可耻的,还是有罪的。公有制是通向共产主义人间天堂的康庄大道,私有制是万恶之源,必须破除,防止死灰复燃,否则就要遭二茬罪,受二遍苦。

 
那时所有的运动,口号标语,宣传,会议……都是向人灌输大公无私的共产主义道德,要求人们破私立公,舍己为公,每个人终生的艰巨的革命任务,就是狠斗私字一闪念,灵魂深处爆发革命,让自己成为一代共产主义新人。
 

现在我的理解与过去恰恰相反,现代社会的公共意识,必须建立在个人权利的基础上。可以说,没有确立和被尊重的个人权利,公共意识就无从谈起。
 

传统的集体意识(包括家族民族国家这些集体)可不等于公共意识,集体意识与公共意识,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两码事。
 

在集体意识那里,没有个人权利存身的空间,并且集体意识的确立,是以否定和剿灭个人权利为前提的。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也一直是家国否定个人价值,道义道德压制着个人权利。

 

2

孔子曾说,小人喻于利,君子喻于义。

 
这里的小人,指的是被统治者,一般百姓;君子,指的是统治者,也包括了具备了充当官员资格的士,古时候的知识阶层。

 
“小人喻于利,君子喻于义”——孔子在这里指出和区分了社会上有不同的两种人,以及对这两种人不同的管理原则。他没有做出任何价值判断,谁好,谁坏。

 
喻,是引导,是利诱。你的利益来自社会,来自社会分工上的合作,那么, 守规则,讲信用,顾及他人的感受和利益,直接关涉你的个人利益;你利益的安全在于,通过每个人的理性和努力,使全社会中每个人都能感到安全。

 
喻,又是晓喻, 也是告诫。小人不是趋利吗?那好,我告诉你,为了你自己的利益、幸福,你也要守规则,讲信用,顾及他人的感受和利益。

 
如果借用小人指代现代社会的普通民众,用君子指代现代社会里一种理想的道德状态,孔子的这句话在现在也是适用的。
 

“小人喻于利”——从每个人的利益与安全出发,现代社会的道德起点应该在这里。

 

3

 这个社会,“小人”占多数,“君子”是少数。“小人”代表的是趋利,是人性的现实;“君子”代表的是义,是人性的理想。

 
一个社会的道德,作为行为底线,如果以义以“君子”为标准,这个社会里无德的人就太多了。
 

“ 小人”(普通民众)忙于赚钱,并不见得就没有道德,只要他不去害人,不是以损人来利己。今天的“君子”追求正义并不是不讲私利,赚钱和讲道德并不矛盾。君子追求正义,也不妨碍他也要生活,也要赚钱。

 
现代经济学的鼻祖斯密,在二百多年前发现经济人也即“小人”对社会做出巨大的贡献。面包师烤面包,为大家服务,并不是出于公心,恰恰是为了自己的生活。面包师就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小人”。其他的行行业业都是许许多多的“小人”在为大家服务,同时也为自己赚钱。社会就是许多这样的“小人”组成的。
 

斯密的这个发现意义重大。后来的经济学理论大厦就是建立在“经济人”(小人)的假定之上,认为社会中的人个个都是讲利求利的人,他们组成了一个和谐融洽的社会,能够最有效地利用各种资源。

 

4


今天应当着力建设和倡导的,是这种“小人”之德:为了你自己的利益,也要: 1.守规则;2.讲信用;3.顾及别人的感受。

 
我说的这个“小人”三德的形成过程,其实用一句话可以概括,那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其中已经包含了中国传统的“仁义礼智信”这五常。
 

顾及别人的感受,这是义;


守规则,这是礼;
 

讲信用,这是信;
 

从自己的利益出发,这是智;

 
这几点加起来,体现了仁:把自己当人,把别人也当人,让别人也能把你当人。

 
规则,指的是社会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之间的权界之分与规则意识,是法律契约;
 

信用,是指人与人之间,人与集团之间,集团与集团之间的经济关系,是合同契约;
 

顾及别人的感受,是一种公共关怀,一种同类之间感同身受的体察、关切与怜悯,是人与人之间的精神契约。

 
其实,“小人三德”,就是在完全市场经济条件下,所形成的公共意识,或称作公共道德,或叫公民道德,也即公德。

 

附:解疑答惑——
 

有朋友说,用小人来称呼普通人,感情上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我回答说:最初,在孔子那里,小人不是一种道德评判,而只是一种社会阶层的划分。

 
朋友接着问:唯妇人与小人难养。这个小人是啥阶层?
 

我以为,这个小人指的还是趋利的经济人阶层。

 
理解孔子难养的养,要联系下句,“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显然,近与远,是一种情感态度,而非理性态度。而女人与趋利的小人,有一个共同点,现实理性。


女人的理性态度,源自她还自身所保有的母性——必须考虑子女的生存发展安全,情感态度之远近的忽与悠,遭遇现实利害关系时,就会出现“难养”的情景。


同理,小人也是这样。
 

有德的利己,即是利他。

五柳村2017年10月7日(星期六) 上午7:34收到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