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photo

导读286

白桦:前苏共秘密警察刑场竖立政治迫害纪念碑

October 1, 2017

VOA2017年9月29日 23:28

  • 罗斯纪念碑人权组织2011年10月末在政治迫害受难者日展出的一些同苏共政治迫害有关的图片和资料。  

莫斯科 —  

俄罗斯最大的政治迫害受难者纪念碑最近日前揭幕。一个月后,俄罗斯第一个全国政治迫害受难者纪念碑也将在莫斯科市中心揭幕。

在位于莫斯科南郊苏共秘密警察曾使用过的布托沃刑场,几天前揭幕了俄罗斯目前最大的政治迫害受难者纪念碑。纪念碑全长300多米,纪念碑的一面黑色大理石墙面上镌刻着2万多名斯大林大清洗中受难者的姓名和出生年月日。许多家属在纪念碑的墙上找到了自己亲人的姓名。

这些受难者许多都是普通工人和农民,有的人因为拒绝加入集体农庄,或是因为签名反对当局捣毁教堂,也有的人因为茶余饭后讨论斯大林被友人告密后逮捕和秘密处决。

秘密处死

设计纪念碑的建筑师说,秘密警察克格勃曾在上个世纪70年代在刑场内种植了许多苹果树,纪念碑与苹果园融合在一起,纪念碑100多米以外的地方,就是受难者的集体墓地,他们当时被处决后被掩埋在10多条4米深的壕沟内,纪念碑的外形设计象征着对他们的怀念。

纪念碑在与官方密切的俄罗斯东正教会的推动和组织下完工,建设资金来自受难者家属和一名俄罗斯商界领袖的捐款。俄罗斯官员没有参加纪念碑的揭幕仪式,但官方媒体报道了这一活动。已故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尔仁尼琴的遗孀在揭幕仪式中发言呼吁人们不要忘记历史。索尔仁尼琴曾被苏共政权关押流放,他所撰写的“古拉格群岛”等小说向外界详细揭露了政治迫害。

大开杀戒

斯大林大清洗开始后,克格勃的前身,苏共秘密警察人民内务委员会下达了镇压前富农、刑事犯和各种反苏人员的命令,随后大开杀戒,为了完成上级下达的指标,仅在1938年2月份的一天,布托沃刑场就处决了500多人。从1937年1938年,2万多人在当地被处决和集体埋葬。但东正教会人士认为,那里被处决埋葬的人数可能更多。

历史学家说,布托沃刑场被处决的人士都未经任何审判和刑事调查。在行刑前一天,秘密警察用伪装成运面包的囚车把人们送到刑场,黎明时宣布死刑,然后用手枪向人们后脑开枪。

俄文版的维基百科说,布托沃刑场埋葬的主要以工人、农民、宗教僧侣、前白军官兵,所谓的富农和各种反苏人士为主。包括多名都主教等高级神父在内,大约有1000名东正教神职人员在那里被处决,其中300人现已被东正教会封圣,其他人还包括10多名前沙皇军队的将军、州长、国家杜马议员,以及一些演艺界人士和作家等。

墓地不够

斯大林的大清洗时由于死亡人数过多导致莫斯科各处墓地无法及时掩埋尸体。秘密警察下令使用莫斯科南郊的布托沃刑场和附近的另一个名叫“公社”的刑场。这些位于密林中的刑场随后被高高的栅栏围墙圈起,并有红军士兵昼夜警戒。

这些刑场直到斯大林50年代去世后才停止使用,但刑场的地点一直对外界保密。直到苏联解体后,随着一些历史档案的公开和对斯大林政治迫害研究的开始,布托沃和“公社”刑场的真相逐渐被人们了解。很多受难者家属1989年后才知道亲人们的下落和埋葬地点。俄罗斯安全机构在1995年把布托沃刑场转交给了东正教会管理。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已故的东正教大牧手阿列克塞二世2007年曾到访布托沃刑场凭吊受难者。

波及东欧蒙古

与布托沃刑场有所不同,附近“公社”刑场处决和埋葬的以苏共官员,红军军官,工程师,和文学艺术界人士为主,其中甚至包括前秘密警察。波罗的海和东欧一些国家的共产国际领导人,许多军方高级将领和外交官也在那里被处决和埋葬。

斯大林30年代的大清洗也曾波及蒙古。当时的蒙古领导人阿玛尔被他的政敌乔巴山逮捕。阿玛尔和20多名蒙古其他领导人后来被押解到莫斯科,二战爆发后,1941年他们在“公社”刑场被处决埋葬。

在莫斯科市中心,一个月后,也就是10月30日政治迫害受难者日的当天,俄罗斯还将揭幕名叫“哭伤墙”政治迫害受难者纪念碑。俄罗斯全国各地都有许多政治迫害受难者纪念碑,但“哭伤墙”将是第一个全国性的政治迫害受难者纪念碑。

俄罗斯没有像东欧和前苏联地区一些国家那样清算共产主义,没有对共产党的犯罪行为下结论。许多政治迫害受难者家属认为,政治迫害作为俄罗斯历史上最黑暗和悲伤的一页永远不应被抹掉。

犯罪被掩盖

目前是退休老人的涅斯杰连科也是一名政治迫害受难者家属。当时年仅36岁的涅斯杰连科的父亲在斯大林大清洗时被处决。涅斯杰连科说,应该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政治迫害的历史和真相。

涅斯杰连科:“甚至应该让对政治迫害不感兴趣的那些人也了解那段历史。因为俄罗斯的生活就是如此,苏共政权非常好地掩盖了它的各种犯罪行为。”

涅斯杰连科批评俄罗斯安全部门至今仍然不解密许多历史档案,有关他父亲的情况直到2007年他才知道。

Go Back

Comment